BurNingRun

这个人很烂 什么都没有写

不知返 [con马]

骚狐狸和马哥感觉有很多种打开方式那种好像都很刺激
天团成绩真的越来越稳定了,期待夏季赛的黑暗势力归来
谢天宇单向预警  马哥有个潜在cp guess who!

才疏学浅,文笔欠佳,请多担待
勿真人


 
Lets be alone together-

伴随着胜利的欢呼而来的是什么呢?
谢天宇鞠完躬再抬起头时出现了短暂的眩晕感,镁光灯带来的强光照得视线里花白一片。

缓解过不适感后勉强跟上离开的队友们走向休息室,韩金单薄的背影显得有些模糊,就仿佛曾经无数次出现在谢天宇梦里的那样,无言的背对着自己,一次也没有回头。



We can stay young forever-

休赛期的几天假期可以说是这些网瘾少年一年里为数不多的自由时间,谢天宇早就在放假之前和旧时好友约好了去酒吧玩个尽兴。

短暂的沉溺在音乐灯光里带来的快感随着酒精一起涌上脑海,仿佛候鸟飞过茫茫的海域却不知道哪里是尽头,又或许根本不会有尽头。

在意识几近完全涣散之际,谢天宇也没有看到海岸。
 

Standing at the top of your lungs-

赢了比赛队里自然是轻松的气氛,各自吹嘘着自己刚才的亮眼操作然后再被另一个打断还嘲讽一遍。谢天宇最后一个上车的时候听见的就是大巴里胡彬和陈裕添满嘴的跑火车。韩金还是没什么表情的坐在靠中间的位置,低着头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谢天宇不太舒服,按照往常他肯定是一马当先的加入自吹大队,今天只是安安静静的找了个离韩金不远的位置开始无聊的刷起了手机。

“爱康,冷少,怎么啦?”胡彬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没事,头有点昏,可能这几天降温了没睡好。”

“那你等下回去还可以补一觉,冷少睡醒了记得继续carry我们,别再梦游妖姬闪现捆小兵了哈哈哈哈。”,陈裕添立马跟上

“哎等你爸爸带你赢就好了。”按了锁屏,反光映出来自己的脸色确实精神不太好。

余光里的韩金还是不知道在看什么,姿势一成不变。

谢天宇想说些什么,随便什么,夸夸自己或者韩金。比赛赢了之后双c起码的交流还是需要的不是吗?
而韩金没有丝毫看过来的意思。

那就不需要吧,谢天宇索性闭上了眼睛。


my heart is like a stallion-

第二天在宿醉的头疼中醒来,睁开眼的时候又感觉到了那种眩晕感,然后在空白的视野里慢慢聚焦,认清了自己一个人躺在酒店的床上。
手机屏幕上是上午十一点,下午四点的飞机。翻身起床简单的洗漱之后打了个车准备回基地收拾东西。

基地肯定还有人,只是已经放了一天半的假,队里其他人都回去了。

回房间路过韩金卧室的谢天宇还敲了敲门,楼下的阿姨看到了还亲切的说了句“小韩阿,昨天下午就走啦”



They love it more when its broken-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走到训练室发现只有韩金一个人solo rank的界面。

“诶马哥,他们人呢”
“出去吃饭”
“这都都没人喊我的,哎哟,这些人”

在厨房搜了两瓶饮料就没有下文的谢天宇回了座位,也开了电脑开始排位。
想问韩金怎么没跟他们去吃饭,或者韩金吃饭了没,甚至,要不一起出去吃饭。
趁着登陆的时间往韩金的屏幕上快速看了一眼,
“诶马哥,你没点进入队列阿?”

“嗯,等人。”

谢天宇大概知道是谁,那种疲惫感又回来了。

韩金怎么会等你呢,他怎么会和你一起去吃饭呢。

谢天宇有点受够了自己心里那点蠢蠢欲动不自知又偏偏不死心的小念头。

隔壁韩金的屏幕变成了双排界面,然后进入了队列。

天已经黑了。




I dont know where youre going-

带着还未消散的宿醉后头疼就上了飞机,头等舱座位上的显示器放着不知所云的电影。
连听歌都嫌吵的谢天宇索性扯掉耳机看着窗外发呆。 傍晚的航班,日光还不算刺眼,茫茫的云层在眼下往远方延伸开去。

看不到尽头。

谢天宇开始讨厌这样感觉,像是无边的自由,也像是无边的放逐。

电竞圈对选手来说就是个吃青春饭的地方,坚持在巅峰个四五年,就耗尽了几乎前半生。而这期间能并肩的队友就更不好说,此时队友彼时对手也都已经司空见惯。

谢天宇知道,反正一切都会走到尽头,人不能贪恋。人来人往前仆后继,谢天宇更知道这条路比他想象中的更短,更可预见。

其实谢天宇是想在OMG一直打到退役的,说他懒不愿意操心转会也好,说他没梦想也好,说他恋旧也好死心眼也好,他也说不清。

他不太愿意去想,如果有一天他变成了OMG的对手,时刻走位提防着陈裕添的Q,胡彬的tp为杀了他而来,而自己,三段位移瞄准了司马老贼的大嘴,挂上点燃把所有伤害打在韩金身上。

谢天宇真的不太愿意。

大概就是这样了,每一条偏离韩金的路都是岔路,可他偏偏知道韩金也不会在路的尽头。



But do you get a room for a troubled soul-

谢天宇知道韩金除了跟几个关系好的选手双排,其他都是单排。何况是双c这种本来也没什么配合空间的组合,所以谢天宇几乎从来不找韩金双排。

系统偏偏比不遂人意更不遂人意。

看见韩金的id排在对面的时候谢天宇还是心里骂了句娘。
还有和韩金双排的,和自己对线的苏汉伟。

谢天宇在还没打职业的时候就知道苏汉伟和韩金,以及他们两个曾经是WEA的队友的事情。只不过那就是谢天宇不知道也无法触及的故事了。

两人都是线上对拼得凶的性格,狐狸和妖姬到六的一波基本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谢天宇瞄准了经验条的最后一格,ctr+r ,位移引燃,再位移跟上魅惑一套技能,最后位移走开,流畅的收下了晚了两个兵到6的卡萨丁。

对位单杀并没有带来过多的满足感,更是听见韩金对着耳机说出那句“没事,稳住”时完全的消失殆尽。

而收获了一个对位单杀就会有第二次,越发凶狠的控线消耗,推线打一套,算准了伤害凶上去一套带走,又或者被打野控在塔下收走。下次上了线还是一如既往怎么凶怎么打。

最后还是不太坎坷地赢了,狐狸17/5的战绩也还算好看。可是谢天宇并没有上分的愉悦感,甚至还有点烦躁。

索性退出队列,省得一不小心又排到一起,敌方我方赢了输了都生气。

提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干脆出了门,上海这几天下雨,晚上带着湿气还是有些冷。

谢天宇不知道自己怎么偏偏要生这个闷气。兮夜和司马老贼2013年就是队友了,两个人都只有十六岁,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输了一起挨训背锅,赢了一起笑着举起奖杯,是阿,马哥那时候还会对着镜头笑,也会主动找兮夜说话。
而那个时候自己在哪呢,在不听讲的课堂等着下课逃课去网吧,跟同学开开黑带带妹,或许在校内还有一个漂亮女朋友。

所以还不甘什么呢,没配合的是他,不是双C。


I dont know where Im going-

所以谢天宇直到提醒飞机降落都没有找到一个足够让他离开OMG的理由,就算他终于看懂了自己对韩金的心思,也是使他更要留下来。

连试试看在一起的心思都没有,纯粹的一起多打一盘是一盘。
反正也只有这几年拿来挥霍那不如拼一把总好过以后要后悔,无论是成绩或者是韩金。

上进心算是他打职业时学到的为数不多的东西。刚进OMG成绩不太好的那段时间谢天宇也质疑过自己是不是做了错的选择,压缩到极为有限的个人空间和日常生活让原本爱玩的他很不适应了一阵子。就是在这种不得不接受和适应的压力下逐渐捡起了学生时代早就放弃的对成绩的追求。

回家的路边是熟悉的街道,节日的气氛还是很有感染力的。基地阿姨也提出过过年嘛总要有点过年的样子要不把基地稍微布置得喜庆一点新的一年图个好彩头,当时大家也没什么异议,只不过过不了几天大家也都放假回家了,所以最终也没有人费那个心去挂什么摘什么。

在家里的时间当然全部属于自己,和朝夕相处的队友们的联系都建立在朋友圈的相互点赞评论和群里时不时的红包上了。韩金一如既往的失踪,谢天宇也没那么在意。
在家里上游戏开不了韩服,索性在国服找旧时的好友乱嗨,打职业的大家也差不多,时不时也会碰上其他战队的选手,赛场上的对手也乐得一起来开玩笑。

没有人知道谢天宇每天都会查韩金的国服或者韩服记录。
只不过界面从来不会更新罢了。

转眼就到了除夕。
明哲在群里发了张小孩子玩烟花的照片,炸出一些人三言两语的祝福,连韩金都罕见地回了句“同乐”
谢天宇点开了韩金的头像准备发私信,马哥两个字打完却又删除,回了OMG的大群里再回复“诶马哥都炸出来了,在家呢?”
“嗯”
谢天宇抿抿嘴都忍不住的笑,一肚子的话想说,吃了什么,假期干嘛了,排位怎么都不打春季赛可别丢了状态,什么时候回基地…
寻思着怎么问呢,突然窗外就炸起了第一朵烟花。
第一反应戳开私聊对话“马哥新年快乐!一起加油阿。”
过了两三分钟收到“嗯,新年快乐。”
谢天宇的笑还没收住,又看到大群里大家纷纷炸了起来,还都是什么马哥什么情况,恭喜马哥,马哥幸福阿什么的……

有些颤抖的点开韩金的朋友圈,果不其然。

“新年快乐,年年都快乐
定位广东广州
一分钟前”
配图是一张烟花下的背影,背影的队服上署名是
xiye


but I don't  think I'm coming home-

再回到基地的时候,训练室已经没有人了。谢天宇坐回了位置上,想了想还是按下了开机键,一如往常的点开了图标。

哪怕只有最后一次和你上场的机会都还是要全力去赢。
哪怕所有的路都被封死也要跌跌撞撞摸索下去。
反正也早已是迷途不知返。

FIN

评论(2)
热度(31)

© BurNingR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