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ingRun

这个人很烂 什么都没有写

逆光(easyhoonXmeiko)【上

好喜欢侯爷
摩拳擦掌地来发了篇文
并不会写HE 所以提前预告 不虐 但BE
才疏学浅 文笔欠佳 请多担待
勿真人

Part。1

这浓得化不开的夜里,淹没一切的不仅仅是那仿佛没有尽头的雨声。

房间里没有开灯,李志勋穿戴整齐地坐在靠窗的桌前。雨打在窗户上,再蜿蜒成一道道曲折的轨迹滴落,李志勋看着这些枯燥的痕迹一动不动,仿佛已经看了一万年之久,仿佛要看到一万年以后。

李相赫和张景焕在训练室双排,排队的闲暇时间假装不小心地往对方瞄去,不想竟和对方眼神相遇,然后两人都心照不宣把脸撇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不是脸上都升起可疑的红色,也许真的就像什么都没有。
KkOma在运动室跑步机慢跑,手旁的显示器上是LPL赛区近期的赛事重播。看到EDG端起冠军奖杯时将edg的标签标记了星号,确实是需要研究的对手阿。
其他人大概去睡了,也许又一起去了哪里商量着周末的美食计划,并没有找到他们的身影。

这就是SKT基地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一切都再平常不过,如果,我是说如果,李志勋没有想起田野的话。

但是想念这种东西,最擅长在一个稀疏平常的时刻涌上你的心头,把过往的画面一帧一帧在脑海里重复播放,直到那种不知名的痛感扑面而来。告诉你你自以为的粉饰太平多么不堪一击,告诉你你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释怀,告诉你你的心依旧无可救药的为了某个人而蠢蠢欲动着。然后你只能心如刀割又自暴自弃地承认“是阿,我很想他。”


Part。 2

思绪时常被环境淹没,例如冠军奖杯前铺天盖地的欢呼喝彩,也例如此时没开灯的房间内令人窒息的沉默。

李志勋此刻恨死了他曾经引以为豪的记忆力。

他想起田野用还没长开的声线清软的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买冰淇淋,讨厌甜食的自己鬼迷心窍的就答应了。

他想起田野在有些寒意的深秋傍晚穿着还不及膝的短裤和拖鞋在街上蹦跶,然后挫着手撇过头来讲自己家乡这个时候还暖和得很呢。

他想起田野想安慰当时因为不甘替补却不得不服从俱乐部安排的自己,奈何够不到拥抱的姿势便二话不说抱住了自己的腰,脑袋靠在自己的锁骨左下方,连心跳都怕振散此刻自己内心的欢欣。

他想起田野总喜欢无意之中就把手指往口里塞,以至于后来一看到眼神飘渺的田野手臂一抬自己就会迅速抓住田野的手腕,告诫他别吃手了不好吃。田野总是先愣神几秒,再嘿嘿的把手放下去,然而过不了几秒钟手指就像磁铁一样被不可抗力带进了嘴里。

他想起田野的锤石时不时会来中路河道草丛插眼扫眼,然后潇洒地留给自己一个“好事不留名,叫我红领巾”的背影,慢悠悠地又飘回下路。直到被张景焕“兄弟你别漏刀阿”的声音惊醒,才发现自己竟然投掷了那么多目光在这个丑丑的锤石身上。

他想起田野在巴黎和自己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散步。一边好奇着“ezhou ,paris many many gay you know?”一边又皱着小眉毛“哎呀you skt bad bad”然后不自觉又开始咬手指。
自己向往常一样,握住田野的手腕拿开,食指带出一线银丝,矮矮的田野抬头迷茫的看着自己,红红的嘴唇在夜景下泛着诱人的光。
等到自己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吻住了田野。俯下身,一手扣住他的腰,一手还握着田野的手腕。田野眼里的星光像海啸般铺天盖地淹没自己。只剩下那诱人的触感让人舍不得离开,让人想要索取更多。甜甜的,小孩子的味道。

然后李志勋想起田野惊慌失措的眼神,退了几步,颤抖的问“what are you doing”挣开自己的手跑开。

我要怎么解释是那天巴黎街上太喧闹
是夜晚太迷人
是灯光太刺眼
是偶然阿

对不起
其实是我情不自禁

Part。3
从那之后田野开始躲着自己,不再欢天喜地地在在线时问自己“duo?”不再问自己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不再热情洋溢的给自己介绍他的家乡。

李志勋以为自己能够控制自己这不为人知的感情。仿佛播放磁带一样,每天循环的自欺欺人,日复一日,枯燥乏味,得心应手。未曾想有一天这盘磁带“啪”地一声断掉了。
它断了。

从此,自己对于田野似乎只能有且只有“对手”这一个身份了。





卡文了
先卡这儿走一波。。

评论(10)
热度(26)

© BurNingR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