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ingRun

这个人很烂 什么都没有写

【烧脑向推理】平昼 尾声-灿烂千阳 全文完

完整紧凑又让人细思恐极的剧情

冬乱元:

推理向,烧脑,兮夜第一人称,全文txt下载即相关视频剪辑见最后

主CP:兮夜x诺言        副CP:deft x meiko x deft,easyhoon x meiko,imp x marin,faker x marin


第一部分戳我

第二部分戳我

第三部分上戳我

第三部分下戳我

骚真人的胖50斤!






尾声-灿烂千阳




具晟斌的案子在一个秋阳灿烂的日子开庭审判。

军部自己的法庭,军部自己心里很明白,加上我甄选后提交的几份证据以及无可驳辨的发言,和军部保他的想法完全不谋而合,两个半小时后,具晟斌被当庭宣布无罪释放。

明凯、mata、deft作为陪审人员也一起见证了这一切,最后他们礼貌性的站起来鼓掌,也算是为这荒凉又荒谬的法庭增加了一些生机。

faker没有来,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他了。

后来imp就被几个他的狐朋狗友拖走了,说是去喝点酒去去晦气,我、明凯、mata以及deft则回去处理一些后续的事情。


比如marin的尸体。

案子尘埃落定,他的尸体终于被抬了出来,我不忍看,明凯也不忍心,mata看了一眼,确定是本人后签了字,在军部派来的公证人的公证下火化,等待最后的入土为安。


一起终于,终于,可以尘埃落定了。


然而明凯似乎一直心有惴惴,他那天想了很久,终于问我:“阿夜,搜证过程里,你见过一个银色的像铁片似的东西吗?”

我摇头:“没有。”

明凯仿佛想到了什么,却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天imp被人拉走去喝酒,去的是以前学生时代最喜欢的小巷子里的酒馆,几个人推杯换盏,连吃带喝还玩,一直到了晚上还没散,imp又开了几瓶酒,笑嘻嘻地说:“行了,兄弟们,最后一瓶了,吹了这瓶我得回家……我还得去接我媳妇儿……”

剩下几个人哈哈大笑,一个拍着他的肩说:“这喝大了吧?还给喝回去了?你媳妇儿不是都死了吗,你去哪儿接他啊?”

imp抬起一根手指摇了半晌,说:“哪儿的事,他才没死……他还活着呢,我们都商量好了……你们等着,等我接着他,再和你们一起喝……”

几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酒有点醒了,另一人拍拍imp,语气有些严肃:“兄弟,那个,你认清现实……我们知道你伤心,但是……姜景焕真的死了,尸体我看着火化的。”

imp睁大了眼睛:“啊?”

“真的,”那人说,“我今天不是来晚了吗,我在那儿等到他火化完了,我才来的。”

imp猛地站了起来。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没说就往外面走,几个人在后面叫他,他也没有理会,外面的风冰凉冰凉,吹的他猛地清醒了。

——姜景焕不可能死……那道伤口虽然划在脖子上,但是我们已经算好了,只可能失血但是绝对不可能死,那天的法医是李志勋,我们已经和他商量好了,只要他来确定了死亡,就能混过去,不管关于faker的计划成功与否,最后姜景焕绝对是活着的。

可是怎么会……

imp在小巷里跑着,他需要去找苏律师,去找mata,或者找deft也行,他需要搞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姜景焕为什么……真的死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的脑干被从后面猛地撞击了一下,他一下子四肢瘫软,眼前金星乱冒,控制不住地坐倒在了地上。

一个人从后面走过来,脚步声很轻,然后他走到了imp身后,枪口抵着imp的后脑。

“你是不是很诧异,他为什么死了?”

这个声音让imp彻底浑身冰冷。

“这件事就到这里,我不能让你去找姓苏的他们,告诉他们这些事了。”

那人淡淡地说,蹲下身子,戴着手套的手握住了imp的右手,他穿了件卫衣,戴着兜帽,大半张脸都隐没在了阴影里。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就直接去问景焕吧,”那人说着,扣住了imp的手,让imp自己的食指穿过扳机,掌心握着手枪,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所有人都会觉得你是酒后自杀,为了姜景焕殉情而死,也是一个很美的结局了。”

这一席话让imp毛骨悚然,可是他完全不能反抗,扳机扣动的时候,他念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李……”

枪声响了。

远远地开过来一辆路虎,就从他们身边的小巷尽头路过,然而驾驶员完全没有发现这一切,径直开向了另一个方向的暮色中。












那天的晚上有很多星星。

faker坐在窗边,静静地看着天空。

他想起很久很久之前,学生时代,他们出去露营,晚上他和marin值夜,就靠在一起看星星,marin会看,就告诉他怎么找北极星,怎么看星座,marin的身体那么温热,让他忍不住的一直靠近。

——我杀他的时候,他是不是哭了?

他这么想着,却想起姜景焕血泊中苍白的脸,然后那滴泪滑下去,最终隐没在了血色中。


从匕首失踪的时候起,faker就感觉到了不对,marin看他的眼神和一些动作也都让他感受到了似乎有什么事情在发生,尽管他从来不会怀疑marin,但是天性里留下的戒备的种子终究还是让他越来越警觉。

那天他和marin做爱之后,他一直偷偷地等候着,果然发现了异常,等imp确定了作案现场等一切完美、最后一次回来又离开后,faker走进了公寓。

这一次他戴了手套。

marin有些惊讶,他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

faker蹲下,最后吻了吻他的唇。

“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对marin说,“为什么会这样,你用这样的方式来让我死……你不疼吗?”

他的手略过marin脖子上的伤口,白色的手套沾染了鲜血。

marin却摇了摇头,他的声音很虚弱,却依然温柔。

“你来了,”他对faker说,“那我就要死啦……”

faker又俯下身吻了他,同时他手中银色的亮片猛地划过了marin脖子上的伤口,这一次是真的划破了劲动脉,血汩汩地流淌出来,流溢在整片地板上。

“为什么这么做……”faker轻声问,“你爱我,你不是爱我吗……”

marin的瞳孔慢慢的失去了焦距,他似乎想抬起手,去触摸faker的脸,可是他最终还是失去了力气,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说了什么,最后他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

faker跪在一旁,终究哭出了声。

“为什么,景焕……”

他死死地攥住那个银色的亮片,十分钟前,他在等待的时候,取下了这枚一直戴在手上的素银戒指,正是当年他送给marin,marin结婚之前又还给他的那一枚,戒指很薄,又是活口戒指,所以他很轻松地就将戒指掰开、展平,作为了杀死爱人的最终凶器。

而如今,银片上沾满了marin的血,模糊了姜景焕三个字,faker死死地攥着它,哪怕它硌的自己手心生疼,他也不在乎了。

他只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他的景焕,要这样杀他。


而现在,faker看着星空,他的世界里仿佛只剩下这一片深邃低沉的颜色。

姜景焕死了,真的死了,imp设计的假死毁在了他手上,姜景焕真的死了。

faker又一次死死的攥住了那个银片,定情的戒指,却最终杀死了情定的爱人。

而就在刚刚,他杀了最后一个可能暴露一切的imp,终究将所有还没燃起的故事,扼杀在了最初。

一切结束了。

夜色已经沉下来了。

他站在窗边,松开了手。

银片从十几楼坠落下去,掉进了谁也看不到的地方。

faker从窗边退开,走回了屋里。

他没开灯。

或许是因为他知道,他生命中唯一的光,已经不在了。

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楼下路过,轻巧明快的,一闪而过。










easyhoon停下了自己的白色路虎,从车上下来,打算偷偷看一眼meiko。

刚才他去超市买了些食材和生活用品,又去数码店里买了新的单反镜头,这才往回开,正巧路过医院,easyhoon抬起头,看着2楼右边第三个窗,那是meiko的房间。

谁知道meiko正趴在窗台上,easyhoon本来想赶紧走开,却来不及了,meiko已经看到了他。

然而他想象中的慌乱和惊哭却没有发生,meiko穿了一件白色的卫衣,袖子把手腕都盖住,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垂在空气里,歪了歪脑袋,冲他笑了一下。

那笑容甜甜的,就像天空中洁白的云。

easyhoon怔愣地站在那里,小心的试着抬起手,对meiko挥了挥。

meiko抬起手,也向他挥了挥。

巨大的欣喜涌上easyhoon的心头,他呆立在原地,鼻子一酸,几乎马上就要喜极而泣。


这样的快乐让easyhoon的心几乎飞了起来,他甚至忘了今天被人刮了一下车的愤怒,将车停好后,他检查了一下被刮掉漆的部分,没有太严重,至少……没有露出被盖在里面的那层墨绿色。

他打开后备箱,将食材和单反镜头都抱了出来。

角落里一串水晶,在夜色中散发着诡异的光。

回到宿舍,easyhoon哼着歌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吃过了晚饭,他打开电视放着新闻,同时用钥匙打开了一个上锁的柜子。

里面放着一个盒子,盒子里是几瓶放在深棕色玻璃瓶里的试剂,分别是多巴胺,外激素,中和香料,柚子香试剂,融合剂。


两年多前,他先是在徐熙的那场“军事事故”后,不断地针对faker做一些手脚,让人以为是imp和faker的仇恨,随即,他用这些制作的药剂喷雾成功的让imp和marin发生了那起意外,当时的他就等在外面不远处,直到听到里面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局面时,他才有些慌乱地开始叫人,最后安保军人一脚踹开门,他跟着人们冲了进去,亲眼目睹了那不堪入目的荒谬场面。

当时他的确是于心不忍的,那一分心软让他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marin的身上。

但是没过多久,他又进行了下一环的行动,他将合成的药剂偷偷放在了faker整理好的办公用品上,然后叫imp去办公室找他,两拨人擦肩而过的时候,imp敏锐的观察力果然让他发现了那个药剂。

后面的事就很简单了,imp找他做测验,他当然将假的结果给了他,让imp和marin以为就是faker设计的那一场强暴。

前些天imp来拜托他,说了他和marin的假死计划,可以通过这件事情搞死faker,easyhoon当然同意,可是当接到报案他赶过去的时候,marin真的死了。

那一瞬间easyhoon是有些恍惚的,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他很快觉得自己不需要想,因为不管怎样,faker是死定了的。

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判定marin自杀。

所以他有些憋闷,开车出去买点东西散散心,可是刚才meiko对他的笑脸,却是他最最最最大的意外之喜。

宿舍书桌的最底下压着一张照片,easyhoon拿出来,那张照片就是当年他无意中拍到的一张meiko,那时候meiko在阳光下对他笑,灿烂又明媚,他手一按快门照了下来,然后他想大概是自己的心也在那一刻交出去了。

他的手指尖慢慢地抚摸过了照片上少年灿烂的笑容,他的神色又一次在灯影下变得晦暗不明。

“为了你,我什么都顾不得。”

他低声说。

faker还活着,也没有关系。

来日方长。












新闻快结束的时候,meiko依然躺在床上,悠悠闲闲地看着书,deft有急事出去了,没办法把他一个人放在这里,他不介意,而且不仅不介意,反而很是愉悦。

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盒子,里面放着的,正是刚才faker扔掉的银片,上面还沾着黑色的痕迹,那是marin干涸的血。

meiko将盒子收了起来,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看着书,依然是那本《灿烂千阳》。




三年前的军部外校场,几个分部的人正在做关于微侦察机载支离弹的试验。

“你这个真的没问题?”明凯有些狐疑地看着正在摆弄的mata,“兄弟,支离弹诶,会炸的,你确定能行?”

mata打了个呵欠:“你别不相信我,我的技术什么时候出过错,而且这是上面批的任务,你们别这么一脸敷衍的行吗?”

另一旁站着的faker似乎是被拽来的,一脸不是很想弄的表情,只是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marin站在他身边,时不时跟他说句话。

试验慢慢开始了,第一个微侦察机没有任何问题的完成了测试航行。

“你看,”mata得意的放下了红外遥控,“我说了没问题。”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也都顺利的进行了飞行。

“你来呗,”mata把遥控扔给了旁边等了很久的试航员,自己走到了一边,和明凯一起坐在了树荫下,“反正只要不是技术问题,这玩意儿是很安全……我操——”

微侦察机由于试航员的指挥失控,一下子飞了出去,彻底偏离了校场,朝着另一边方向飞去了。

marin第一个做出了反应,他匆忙站起来,开始查看方向,明凯也慌了,指挥着人去追,然而人还没出大门,就听见了远处传来的爆炸声。

这下faker都坐不住了,他站了起来,几个人一起,飞快地朝爆炸点赶去。

然而他们被拦住了。

拦住他们的是军部行动队的人,他们很负责任地出示了自己的行动证明,并且表示他们正在进行一场“清算”,对方率先使用了武器,所以现在这里很危险,而且由于是秘密行动,他们行动的内容也需要严格保密,也就更不能让他们几个进去了。

几个人只好绕路去找,结果那里传来的枪响,硝烟混合着爆破,他们完全不知道支离弹到底炸在了什么地方。

这事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加上当天晚上meiko就出了事,几个人就将这事搁下了,事后mata想了起来,再派人查,也完全查不到任何内容。

总之,除了那个试航员被剥夺了资格外,一切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田家被“清算”的那天晚上,meiko被人扔在了湖边,他的第一反应其实是想死的,然而还没来得及动一下,他听见了脚步声,紧接着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他隐约记起那个人叫easyhoon。

关于easyhoon的记忆,meiko其实印象不多了,但是他记得那个人总是看似不经意实则偷偷地看自己,而且眼神总是温柔的。

他决定赌一把。

于是他装作刚醒的样子,在看清对方的脸后,疯狂的尖叫起来。

果不其然,easyhoon从此栽在了他的手里。

后来meiko从deft的梦呓中猜到了一些田家被清算的原因和经过,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疯了”,所以没有人对他会有防备,deft没有,其他人更没有,那日当mata和明凯说起支离弹最后也没有结论的时候,meiko恍惚一下,终于对上了最后一块拼图。

他知道了双方各自的秘密,也终于明白了田家的血案,到底是为什么才会发生。

那天的meiko格外沉默,他一个人坐在窗边想了很久,最终在纸上写下了四个名字。

mata,faker,marin,clearlove。

没有deft。

他想他还是没法对deft下手的,那个金家的小哥哥,从小他就认识他、喜欢他,他离不开他。

第二天他创造了机会单独见到了easyhoon,四下无人,他依然开始惊叫和哭泣,一边哭一边说了李相赫这个名字。

后来有人过来把他拉走,走的时候他泪眼朦胧,却依然记得用余光去看一眼easyhoon的脸色,果不其然,他在easyhoon黑色眼瞳中看到了凛冽的杀意。

他想:可以了,一切已经开始了。

没过多久,他听说了imp强暴了marin的那件事情,deft和明凯说着这话,压低了声音,可是他还是听见了,他当时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嘴角是上扬的。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疯的,可是他是不是真的疯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许是,或许不是,或许又是又不是。

而不管怎么样,不管他到底是疯是醒,总有两个人深深地爱着他,一个是deft,他是骑士,永远站在前面挡掉所有的风雨,而另一个是easyhoon,他可能永远不会说出来,但是他就是meiko的影子,所有的见不得光,都是他的使命。

这一场宿命局,谁都无法全身而退。




而现在,meiko一边看着书,一边哼起了歌。

哼着歌,他从书本的夹页里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四个名字:mata,faker,marin,clearlove。

他拿起笔,把marin的名字划掉了。

已经死了的人,就没必要再出现在这张名单上了。

还活着三个人,终有一天也会被他划掉。

meiko放回了那张纸,将装着银片的小盒子也收好,哼着歌,继续看着那本书。

一切不会结束。












我在第二天早上知道了imp自杀的消息。

mata惊讶地站了起来,带着deft去看了现场,回来后难得的一脸苍白,明凯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

过了些日子,我和明凯带了两束白色的百合,去看了看他们,同时我没忘记告诉恩静这一切,恩静在那头沉默了很久,终究只是说了声谢谢。

我却能听见她的哭腔。

放下了花束,从陵园走出来,我拉着明凯的手,他也拉住了我的手,我们就在灿烂的秋阳下,十指相扣。

“你们军部打算正式聘用我,”我说,“而且还是法官,不让我当律师了。”

明凯笑了:“你挺合适的。”

我说:“这倒好说,你们军部开口了,我怎么也得给你们面子,答应就是了,就是还有个事,我觉得得快点。”

他挑眉:“什么?”

“终身大事,”我盯着他说,“你看,咱们看了这么多爱情悲剧,你不觉得咱俩早点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

明凯转过脸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扳过他的脸:“装。”

然后我一把亲了上去,他也激烈的回应了我,最后我们吻的气喘吁吁,他扶着我的脸,低声说:“阿夜,真好,这次我们会幸福的,会永远在一起的。”

我紧紧地抱着他:“嗯,永远。”




阳光照在我们身上。

多么美丽。












故事似乎是有了一个新的结局,未来似乎是有了一个新的开始。

然而最后的最后,屋顶上真的会升起一千个灿烂的太阳吗?

他们都不会知道,他们只是怀抱着自己的美梦,走向他们认为的美好未来。




END












作者有话说:

所以最后的秘密都在这里解开了,还是简单说一下吧,一切最初的缘由就是田家的事故,马厂科润四个人疏忽下造成的支离弹爆炸让田家从“活捉”变成了“直接杀死”,meiko同时也“疯了”,然而知道了真相后的meiko策划了这一切,而他最得心应手的那把枪就是甘愿为他赴汤蹈火的侯爷,徐熙、imp、marin、faker都被卷了进来,并且最后都有了自己的归宿。

明凯重生前的时间线里,faker被定义为凶手,然而后来那个银片却导致了mata的死亡,最终也让clearlove壮烈牺牲,然后明凯重生回到了十年前,开始了新的时间线,就是文里主要讲述的这条线。

然而旧十年里最关键的那个银片依然没有被明凯找到,他所说的“这次我们会幸福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成为一个flag【ry

而marin是被faker杀死的,那么又牵扯了另一个问题:faker到底爱不爱marin?其实我想或许是爱的,只是有的时候人必须要做出抉择。而imp最终的结局也有些唏嘘,他一直以为他的景焕活着,可是实际上他的景焕早就死了,在他转身离开以后,被杀死了。


这个故事就像一个圆,一环扣一环,每一个不经意的细节可能就是造成下一个事件的关键因素,写的时候动了不少脑子,大家看的时候也会更烧脑,在写之前我说了可能是个不断反转的故事,也的确反转了不少次hhhh,大家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然后这里我把完整的txt下载放出来,大家可以连贯的看了:

度盘

密码:0wlw


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闲暇时候可以拿出来完整阅读的文,里面前后串联了不少细节,而且第一次看,和知道真相后再去看,可能完全就是两个感受了。

啊,总而言之,写完这个结局,我是非常的愉悦啊哈哈哈哈!追求的就是这种能看的让人后背发凉细思恐极的感觉啊!


最后,感谢我的红红爱妃给我的这篇文特意剪的MV《平昼》

bilibili地址戳这里

CP就是faker x marin,里面有一些空镜的运用简直绝了,情人桥、戒指什么的,最关键的是!还有肉!!肉啊!!!同志们!!!!




反正,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一开始没想到这个文还蛮让大家喜欢的,很荣幸也很高兴,文嘛就是这样,我写的开心,你们看得开心,那就是最开心的了,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就留言评论吧,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 


评论
热度(14)
  1. BurNingRun冬乱元 转载了此文字
    完整紧凑又让人细思恐极的剧情

© BurNingR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