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ingRun

这个人很烂 什么都没有写

A thousand suns ①[厂荡/驼妹]

一篇叙利亚战争背景的厂荡/驼妹同人
非常不温暖
才疏学浅,文笔欠佳,请多担待
勿真人

 
 
C1       God save us everyone

「后来我总是幻想出那样刺眼的烈日,仿佛上帝的眼睛用烈火审视着人们的罪恶,伴随着耳边此起彼伏的哭喊与尖叫。即使是在寂静的清晨,那日光也仿佛将我灼烧。」
 
 
2026年冬,叙利亚东部与伊拉克接壤处,EDG特战队指挥营。
 
“童扬,报告武装人员伤亡情况”
“明凯,报告区域侦查结果”
“金赫奎,报告开火战线局势”
“李汭璨,报告潜入计划执行情况”
 
被点到名的青年们穿着混着泥土与血污的联合国维和部队作战服,白色的橄榄枝徽章已经在潮湿变质的污渍中辨认不出痕迹。
他们的脸上同样掺杂着泥土和血迹,剩下露出明亮的眼神和坚毅的嘴角表明着年轻人的毅力和顽强。
 
 
在ISIL彻底撕毁日内瓦和谈达成的停战协议后,国际社会终于不得不以最坏的方式,武力干涉调停叙利亚地区的冲突。
 
来自各个国家的军队和联合国的武装部队十年里源源不断被输入这片土壤,却鲜少有人全身而退回到家乡。
战争残酷的一面不断被暴露,从部落领导斩首行动到地区投弹到封锁全城进行“清洗”。
每天都是情况最坏的一天,每天都在往最坏的情况更进一步。
 
  
营长姬星命令小队人员汇报情况时,营区帐篷也在不断受到周边地区投弹带来的震动。
明凯还没说完“在阿布卡麦沙漠西北方向十三公里处检测到坠…”便传来一声轰鸣,临时指挥处房顶抖落成片的墙面与尘土,面前用沙土堆砌的即时战时地势图都坍塌了一块沙质高地。

飞机在头顶上空的轰鸣过去后,下一声来自远方的爆破声之前,明凯已经继续开口
“检测到坠机遗骸,根据在对残骸进行搜索时初步判断机上为ISIL阿布卡麦地区驻地西北方部落首领,应该是被ISIL要挟去驻地的路上被当地武装部队击落后当场死亡。”
说完后明凯活动了一下舌头,口腔里混着不知什么时候沾上的泥土和坠落的墙灰,口腔里泛着腐质的腥臭。

姬星摆正了桌上的土质战时地势图,眼神在图上几个标记之间来回扫过之后指着一个小旗帜标记的地区说到
“EDG,处理掉这个小驻扎点,同时勘测附近驻地情况,明凯你知道怎么做”

虽然也只有二十五六岁,明凯却是队里最可靠的老兵,可以说是他一手培养了EDG这支队伍。
再者就是金赫奎,曾经在巴基斯坦地区反抗塔利班的维和部队里服役,如今又被派遣来了叙利亚内战。
童扬两年前随军前往叙利亚,李汭璨则来自最近一年增援军。

“对了,今天调来了一个新的作战通讯员,我已经让他去宿舍收拾了,他也跟着你们出这个任务”
姬星在四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低头补上一句,明凯的脚步突然顿住了,却没有停留太久。
“知道了”明凯低下了头快速退出了指挥室。

上一个EDG队内的作战兵兼通讯员叫卷毛,他和明凯同时入伍,几年里相同的志愿也一直被分配在同一支军队,他们共同执行了数不清的任务,也带着新成立的EDG逐渐成为拥有军队里数一数二执行力的王牌队伍。
 
 
直到两个月前,一次野外行动中,明凯背回了卷毛已经冰凉的尸体。
第二天明凯把EDG办公室一面挂着各种各样战时拍的照片的墙上,把所有有卷毛出境的照片都收了起来。

 
战争期间,在名单最后一栏注明死亡,是那样容易的一件事,将一个人的生存痕迹抹去也是那样稀疏平常。
 
 
现在明凯没有径直走向宿舍,他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看见属于通讯员的地方挂上了一个笑起来阳光灿烂的年轻人的照片。唇红齿白又和煦的笑容,带着年轻人身上的活力。

明凯脸上没有表情,尽力不再去想那具身体在自己后背上逐渐变得冰冷的感觉。然后他闭上眼深呼吸,再睁眼时已经看不出眼眶泛红的痕迹。
 
 
 
「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这片大陆上死亡,这是战争中最平常不过的事情,只有深陷其中的人才知道,这是战争中最让人撕心裂肺的事情」
「我比所有人都痛恨死亡,我却比所有人都无力」
 
 
 
 
C2    Will we burn inside the fires of a thousand suns
 
 
「他们就那样看着我,那些本该是盈满笑意朝气蓬勃的眼睛,现在带着麻木甚至恨意地看着我。在沙漠炎热的天气里,冰冷顺着我的脊背浸透我的四肢百骸。」
 
 
金赫奎一行人打开宿舍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大约只有十七来岁的青年正在穿着新发下来的作战服。
 
“你们好,我叫田野,军队代号meiko,是新来的作战兵兼通讯员” 
 
“你好,童扬”
“李汭璨”
一一握手之后,现在一旁的金赫奎带着笑容张开了双臂抱住了气味清新的田野 
 
“hi田野,我是金赫奎,欢迎加入EDG”
 
 
简单的收拾过后明凯也回来了,看到新来的田野便点头示意了一下也算是打了招呼。看见地上田野已经铺好的地铺在卷毛留下的空地处,现在这个房间算是最后一点卷毛的气息都没有了。
 
田野对这位早有耳闻的前辈充满钦佩之情,热情的笑着示意却发现明凯似乎并没有闲心与自己再作交流。 
 

金赫奎简单的叮嘱了本就是部队出身的田野后,五人就带上了装备,去武器室领了作战工具就出发了。
 
 
简单复杂的地势让先一步出发寻找瞄准高地的明凯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就侦查完了附近的地形,发现一处视野比较开阔的沙地高地后通过传讯机告知了随后出发的四人。
 
 
  
架上远目镜的金赫奎看到直线距离七百米处竖着ISIL旗帜的四方房屋状临时营地,侧面与背面各有一名巡视兵端着冲锋枪,时不时小幅度走动监视着四周的情况。 
 
五人埋伏的地方无法看到敌营的正门,不知道这个规模并不大的营帐里是什么情况。但第一步,肯定是狙掉巡视的三个人。
金赫奎调整了焦虑拉近了镜头,重新对上了焦确定巡视员的动态。
他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即使是在沙地的背面的阴处,金赫奎的后背和额头都突然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在一旁准备架好狙击枪的田野正把脸靠上枪,想要通过目镜调整角度和位置,突然听到金赫奎的声音
 
“童扬,你来架枪”
明凯眯眯眼看了金赫奎一眼,不太意外的拉起了伏在地上的田野。 
童扬调好目镜对上角度之后便知道了。
 
 
三个巡视员都只是十岁左右的孩童。
 
西南方向离他们最近的那个男孩子看着可能还不到十岁,还带着没有完全长开的印记,明显不合身的防护服套在身上显得太过突兀。
背面那个稍远的男孩子略微大一点,稚嫩的脸庞已经显得出一些轮廓,机警的侧过头巡视周围时可以看出他可以被称作英俊的侧脸。而更远方向的那个,从个头来看也不会大过十五岁。
 
 
童扬咬紧了自己的下唇。
这些不到二十岁,甚至都没有经历完自己的青春的青少年,现在脖子上挂着冲锋枪,穿着不合身的作战服。
他们甚至也许还没有走出过这片领土去看看这个世界的繁荣和睦,而他们还不健全的心智却充满了激进主义者疯狂,无知,残忍,带着鲜血和尸体的怨恨。
他们的眼神里早已经没有了孩童稚嫩的单纯,而像是嗜血的狼虎,透出暴戾和凶狠。
 
 
童扬想起自己的妹妹,而金赫奎想起了自己童年的伙伴。
 
他们脖子上挂着学校的名牌而不是枪,穿着好看的衣服而不是军装,在学校和同学们相处融洽,回家在父母面前撒娇。
这才是十几岁的孩童的样子。
 
 
重要的是,他们有着美好憧憬和值得期待的未来。
不像眼前这三个同样十几岁的少年,马上,就要死在自己的枪下。
 
 
 
TBC

题外话,伊斯兰国雇佣童兵的数量非常庞大,现实就是如此,战争本身也是一件再残酷不过的事情。
 
 

评论(11)
热度(20)

© BurNingR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