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ingRun

这个人很烂 什么都没有写

A thousand suns ② [厂荡/驼妹]

带着私设如山的叙利亚战争背景下的厂荡驼妹同人
才疏学浅,文笔欠佳,请多担待
勿真人
  
 
 
C3   We are broken people living under loaded gun
 
「 他用着一种近乎咏叹调的语音在这沉默着又危机四伏的夜里独自低语,我们全都日薄西山,罪不可赦,但我们又是如此渴望生命,渴望活下去。」
 
 
  
简单的枪声在荒无人烟的沙地上响起。  

 
金赫奎,童扬和李汭璨从远目镜里看到营地的门口冲出来了四五个神情慌张的中年人,然而在近乎荒凉的沙地里,这实在是太简单的目标。  
 
 
这一次响起的枪声要干脆的多。  
 
十几分钟后,确认门口再没有动静,五人翻身越过所在的沙丘高地,向插着ISIL旗帜的营帐走去。
  
高温让空气中的气味散发的愈来愈明显。
行进到半途中就可以闻到让人反胃的血腥味。肉眼可见的范围内,那些尸体身下的血迹蜿蜒的交错着,把黄沙浸成猩红色。    
 
 
 
飞过头顶的秃鹫仿佛是镜头里唯一的生机。
 
那个离他们最近的,只有十岁的小孩子,现在毫无生色的躺在血泊里,张开的嘴里还看得见没有换完的牙齿缺口,过大的作战服凹下去一大块,仰面的姿势显得诡异又狰狞。
走在最前面的李汭璨目光扫过这些人的尸体,确认没有任何异常后迅速靠近了营帐的门口,同行五人的作战靴发出细密的,沙沙的脚步声。

五人在门口分成两列,左边是童扬和明凯,右边是李汭璨,田野和金赫奎。
童扬比了个手势,屏住呼吸一脚踹开了未上锁的铁门,拿枪的三人迅速举起手里的武器朝着角落与暗处开了几枪。这是个没有玻璃也没有天窗的密室,顶上顶上三管日光灯就足够给这个不到八十平米的大仓库提供充分的照明。

借着光隐约看着营帐内部还有一道暗门。

李汭璨率先进入检查完门后,踢翻了摆在地上的箱子铁桶和包裹,确认没人后打了个手势示意门外的人进来。
金赫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田野,田野也点了点头。童扬依旧保持着架枪的姿势警惕的往门里走去。
 
 
身后突然传来衣服与肌肉撕裂的声音,随即是明凯咬牙的一声沉闷的呻吟。

倒在门口的那个十五六岁的小巡视员,手里握着一把匕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扎进了明凯的小腿。

童扬扭头就开始开枪,数十颗弹壳脱落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格外响亮。
 
童扬开枪的瞬间金赫奎把田野的头按进了自己怀里,不断有子弹穿入人体的声音刺激得怀里的田野轻微的发抖。金赫奎看着门口血腥得近乎令人反胃的画面,轻轻皱起了眉。
 
摸了摸田野毛茸茸的后脑勺,感到田野已经平复了许多,金赫奎拍了拍田野后背。田野抬起头,听到金赫奎低声的“别回头”后,眨着惊慌未定的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快步走到明凯面前,匕首当真是被用尽了全身力气,几乎贯穿了明凯的腿肚,童扬狠心拔出匕首扔在一旁,迅速拿出腰包里的布条给明凯做了个迅速又简易的包扎。

明凯弯腰扶着墙几乎站不稳的在自己头顶上方发出几声硬撑着的闷哼,童扬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加速流动了起来。
 
童扬看着自己的手上沾满明凯止不住的血迹,空气都仿佛在迅速升温,连视线都变得模糊。

 
 
童扬指挥李汭璨带明凯回营地后,与金赫奎田野一同闯入了那道暗门,二十分钟的搜索后,拿着几叠文件走了出来。
离开大门的时候,感觉到身旁的田野轻微的颤抖了一下,金赫奎的心里泛着着淡淡的心疼。
 
 
 
「战争让这个地方散发出血腥和恐惧。年幼的孩童从小就学会偷窃,学会用刀,学会“让人失踪”。在这里,随便垃圾桶一摸就是弹药,下水道血与水共同奔流。」
「我们全都罪无可赦,那咏叹调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TBC
 
 

评论(2)
热度(13)

© BurNingRun | Powered by LOFTER